第7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第7章

搞半天,乌龙啊。

屋里安静一瞬,傅临远俯身,将烟摁在烟灰缸里,他轻解着衬衫领口,语调淡淡:“不是也好。”

陈静松一口气。

这时,傅临远的手机响起,他看一眼来电,接了起来,人也顺势站起身,他看陈静于从一眼,示意走了。

他从陈静身侧走过,陈静听着他电话那头黄沫的声音传来,问他晚上有空吗。男人低声回道,今晚没空,明晚再说。

陈静看一眼腕表,跟陆臣约定的时间也快到了。

她跟于从一起走出这间休息室,于从手插在裤袋里,对陈静说:“说实在的,傅总挺护着你的。”

看着前面穿着白衬衫的颀长身影。

陈静心加快跳了几下,她安静着。

于从笑看她一眼,“你当时那样,真挺狼狈的,一副被伤透了的模样。”

陈静收回神,无奈一笑。

“我解释过了。”

于从笑意加深,“那个情况,解释代表掩饰。”

陈静更无奈。

算了,这事情也算过去。

前方那个男人接完电话,刚放下手机,就有个年轻的女同学拦住他,女生穿着白色衬衫跟灰色的百褶裙,一双小白鞋,细白长腿,两手交握在跟前,她仰头看着他,笑意盈盈,不知在说什么。

傅临远单手插在裤袋里,垂眸看着那女生,听了一会儿,他指尖翻转下手机,几秒后点开,递给她。

女生眉眼一亮,高兴地举起手机,对着他手机一扫。

她抬眼,声音甜美:“记得通过我。”

陈静跟于从走到他们附近了,那女生看到他们,笑着转身离开,百褶裙晃动,带着一丝清甜。

她走了很远,还朝傅临远挥手机。

傅临远收了手机,继续往停车场走去。

于从抱着手臂,啧啧两声,凑近陈静说道,“不愧是我们的老板,老少通吃。”

陈静静静看着傅临远的身影,一声不吭。

走到停车场,于从进驾驶位,陈静坐进副驾驶,她整理下套装裙,把傅临远的笔记本放好,她看一眼腕表。

她侧过身子,看向傅临远。

“傅总,陆先生在旧时光餐厅等你。”

他手肘搭在中间扶手,垂眸翻着邮件,嗯了一声,神色有几分懒散。陈静看他几秒,收回视线,坐正身子。

于从启动车子。

一路开到旧时光餐厅,于从下车开后座车门,傅临远长腿迈出去,他对于从说:“先把她送回去。”

于从点头。

目送他上台阶,于从才再次坐进驾驶位,陈静滑动着平板,在处理一些工作。于从说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“好。”

抵达住所,天色渐暗,那一点阳光早消失殆尽,晚风吹起,吹弯树枝,陈静从车里下来,盘起的头发都被吹乱了,一丝冷风窜入肌肤

,她打个冷颤,跟于从点个头,便走进小区。

黑色轿车开走。

陈静快步上了台阶,来到楼道总算舒服些了,手臂上的皮肤泛起小疙瘩,她鼻子一痒,在电梯里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。

走出电梯她揉揉鼻子,进了门。

_

于从先回傅恒集团拿了一瓶酒,随后返回旧时光餐厅,停好车,进餐厅,来到02包厢,推门而入。

“傅总,酒拿来了。”他上前把酒放在桌上。

傅临远站在椅子旁,跟陆臣说话,二人都在抽烟。他衬衫袖口挽起,露出半截手臂,陆臣伸手拿起酒,端看几秒,“好酒。”

“对了,陈秘书呢,没跟你一起来啊?”陆臣看向于从问道,于从笑道:“陈秘书回家休息了。”

陆臣啧一声,“才几点啊,就回家休息?”

于从顿了顿,想起今天的乌龙事件,说道:“昨晚陈秘书淋雨了。”

“淋雨了?要不要紧....”陆臣放下酒,桃花眼带着几分着急。傅临远轻睨陆臣一眼,他咬着烟没吭声。

于从虽觉得陆臣对陈静有点关心过头,但话题已经开了,他就把昨晚跟今天的乌龙说给陆臣听。

陆臣越听眉梢越扬,最后掐着腰笑着,眼眸里尽显风流。

“也就是说,咱们陈秘书没有男朋友!是这个意思吧?”陆臣看向傅临远,傅临远拉开椅子坐下,没搭理他。

他伸手在烟灰缸上弹了弹烟灰。

于从点头:“是的,没有,都是误会。”

陆臣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