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第11章

玫瑰花的寓意陈静很清楚,她家里曾经养了一株非常漂亮的红玫瑰,那是她父亲为肖梅养的,爱情的象征。

但大都市对玫瑰花代表爱情的信仰也早就模糊了。

看陈静还在犹豫。

陆臣拿出手机点开笑道:“你不信啊?我把所有女人都给删了,现在手机空空荡荡,只剩下一群狗男人,来,给你检查。”

他直接将手机递到陈静跟前。

陈静回神。

看着陆臣的手机,无奈地道:“陆先生,我怎么能看你手机。”

她伸手推开他手机,抬手接过他怀里的玫瑰花,“玫瑰花就放我这儿,等会儿我装点下办公室。”

她把玫瑰花充公了。

陆臣笑意盈盈地收回手,盯着她漂亮的脸,道:“好啊,陈秘书,我以后也是个清白的男人,不要老想着我多风流了啊。”

他再三点题。

陈静把玫瑰花放在桌上,听罢,看他一眼。

如没有听错,他这番话是想说他以后不会再花心吗?

可那跟她有什么关系。

陈静温和一笑:“好。”

话音一落,一道脚步声咔咔咔地从办公室里走出来,走的那叫一个急,陈静一抬眼,就见黄沫戴着墨镜,红唇紧抿,大步地走出来,那步伐风风火火,像是赶着要去哪儿一样。陆臣手插裤袋,望去,哟了一声。

“黄经理,这么早啊。”

黄沫唇角扯了下,“早,陆总。”

她戴着墨镜,看不清脸色,说完话,她拐着就往电梯走去,电梯正好在这一楼,她抱着手臂,伸出指尖点了下,一时没点到那个圆圈,又烦躁似地再次伸手一点,还是狠狠一点的那种。

涂着的指甲都要断了似。

电梯门开,她走进去,又用力按了一楼的键,直到电梯门关上。

陆臣看出点儿意思,他啧啧两声,对陈静道:“我进去看看你老板。”

“好。陆先生请。”

陈静收回看着电梯的视线,点点头,陆臣走向办公室,她低头整理这一束玫瑰花,尖刺都剪掉了。

下面裹着水,还装点了些许的满天星。

办公室里。

傅临远扣着衬衫钮扣,指尖夹烟,正往桌子走去,陆臣便走进来,傅临远神色倦怠,很是冷淡。

他睨他一眼,走到办公桌后,咬着烟开笔记本。

陆臣笑着站在他跟前,敲了敲桌子,“把黄沫给气走了?是一大早不给她?还是...腻了?”

傅临远坐下。

拿下烟指尖搭在烟灰缸旁。

手指修长,指骨分明,手背泛着淡淡青筋。

他没应陆臣。

陆臣却不在乎,他笑着继续道:“你就老实点吧,远方有佳人,耐心等几年。”

“不像我,还没有佳人,得努力。”他意有所指地看向门外不远处的陈静

,陈静捧着玫瑰花朝茶水间走去。

傅临远抬手合上笔记本。

身子往后靠,问道:“你很闲?”

陆臣回头,看向傅临远。

他支着脸,不止倦怠,还带了几分不耐跟戾气。

陆臣切一声。

“不闲,走了。”

他走出办公室,直接往茶水间走去。

傅临远拿过烟放进嘴里,转向电脑屏幕。

陈静把花放进花瓶里,陆臣就敲了下门,陈静回身,陆臣笑道:“陈秘书,我先走了。”

陈静点头:“您慢走。”

陆臣挑眉:“我们年纪相仿,你不用尊称,另外,以后可以直接叫我名字,陆臣。”

陈静微顿。

她笑了笑,“陆先生,礼不可废。”

她笑起来很温柔。

陆臣觉得养眼,他笑道:“先听你的。”

“拜拜,下回见。”

陈静嗯了一声。

陆臣转身离开。

陈静目送他进了电梯,才回办公桌,她收拾桌上的另外八束玫瑰以及满天星,微微抬眼看向那敞着的办公室。

她捧起来,走进傅临远的办公室。

他咬着烟在听高管的视频汇报,眉目俊朗,但仍有几分倦怠感。陈静放轻脚步,随后取过一个花瓶放在沙发旁的方桌上,她倒一些水进去,接着把玫瑰花跟满天星插进去,她稍微调整一下玫瑰花的朝向。

傅临远揉着眉心。
<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