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(1 / 5)

加入书签

“你担心我。”

沉默几秒后,傅临远几乎俯视着她开口。

她身子这样往前倾,已经形成了一个弧度,他的话是肯定。

陈静望进他眼里,“是的,傅总。”

她回答得干脆,但傅总二字却昭示了一切。傅临远指尖微微张开,下一秒狠狠地再次掐住她的腰,让她往他身上靠。

他偏头,距离她很近。

“只是因为我是傅总?”

近得陈静手肘撑在他的肩膀,她抬眼,在这昏暗光线下。

陈静看出他。

他想要。

陈静心狠狠一跳,不受控制地跳着,她张了张嘴,“傅临远,你还伤着。”

第一次听她喊傅临远。

新鲜。

他盯着她看许久,掌后的手掌带了热度源源地流进她肌肤里,他说,“再喊一遍。”

陈静:“傅总。”

变得真快,傅临远眯眼又盯着她几秒,陈静收回视线,看向他滑向胸膛的血迹,她就着这个姿势,艰难地给他擦拭着伤口,她这样很不方便,她也挣扎过,可他掌心就是不走,他一直盯着她。

他要她说出,她担心他,以女人的身份去关心,而非上司。

陈静心里发虚,她不想被他看出什么,索性直接处理他的伤口,棉签总算清理完这些血迹,一条疤痕从肩膀划过锁骨,还不小,像是被小利器划伤的,领口也沾了血,陈静轻轻地拉开他的领口。

伸手去桌上拿双氧水以及重新抽了一根棉签,她很吃力,回头时脖颈勾出弧度,傅临远看一眼她那锁骨。

此时。

眼神直接,放肆。

陈静感受到他目光,深呼吸一口气,暗自祈祷,有人来打破这个境地。

这时。

傅临远掌心的手机响起,他收回视线,滑开接听键,放到耳边。

来电的陆臣。

他在那头直接立即一连串道歉,“抱歉,千算万算没算到冯宝珠回来了,那个疯女人简直太他妈可怕了,我从没见过如此偏激的人,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的,你跟陈静怎么样?尤其是陈静,是不是吓坏了?”

傅临远睨陈静一眼,“吓坏了。”

陆臣更着急,“我现在过来。”

“滚。”

话音一落,陆臣反应过来,“对对对,现在不能过去,她肯定气我了,我这什么命啊,简直出师不利,啥事都还没干到呢。”

傅临远冷眼听着。

他说:“冯宝珠,我处理。”

陆臣一听,顿时心里发毛,“你想怎么处理?冯氏这两年正腾飞呢,我上次想把她送去关半个月,费了好大的劲都不行,最后只能把她送到国外,她那个宠女的妈妈恨不得吃了我。”

傅临远没应。

他直接挂断电话。

陈静这边因这通电话松一口气,她给他完全清理好伤口

,消了毒,上了药膏,她仔细看着伤口道,“傅总,要不要去医院看看。”

“➨(格格+党文学)➨”

陈静点了点头。

这时,门那边传来钥匙入孔的声音,接着咔嚓一声,陈静反射性地站起来,这会儿没有受到任何阻挠。

“静静宝贝!”蒋禾拎着吃的冲了进来,“你怎么样?我听于从说有人——”

话音在看到沙发上的傅临远时顿时卡住。

她呆了几秒。

“傅总。”

傅临远靠着椅背,慢条斯理地扣着刚才解开的领口,他嗯了一声。蒋禾神色震惊,她看向陈静,陈静指指地上的医药箱,蒋禾低头看一眼,再看向傅临远,他领口有血迹,蒋禾懂了。

她用汽音问道。

“受伤了?”

陈静点头。

蒋禾惊讶。

那伙人居然敢伤傅临远。

屋里有这么一个男人在,何况还是上司,蒋禾小心地将吃的放在茶几上,走过去,跟陈静站在一起。

就如同在公司时,傅临远说话,她们几个人站着听那样。

毕竟是老板。

在哪里都是老板。

一时安静。

傅临远整理好领口,挽起衬衫袖口,他看她们一眼,主要是看陈静。随后站起身,嗓音低沉,“明天开始,你们上下班结伴同行。”

蒋禾一听,立即道,“好好好。”

他人高,这小客厅显然容不下他这尊大佛,站起身压迫感就来了。他睨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