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(1 / 4)

加入书签

本来没觉得多醉的,但不知为何感觉越吻越醉越晕,陈静仅靠他的手臂撑着,她仰起的脖颈修长白皙,形成了一个漂亮的弧度,她睫毛轻颤,他的手臂一手揽住她的细腰且绰绰有余。

他往下压,含着她的唇。

手臂却如钢铁般扣着她的腰,陈静姿势几乎是往后仰着腰。

她很美。

他吻得深。

车里安静,细碎。

这时,啪嗒一声,拉链崩开的声音传来,陈静一瞬间清醒,她刷地睁眼,另一只手下意识地抬起来,挡住了胸前的裙子。

傅临远离开她少许,无视她的无措,往下看。

白皙。

漂亮。

陈静另一只手从他脖颈收回,推着他的肩膀,傅临远往后退些,陈静往后靠坐正。

她嗓音低哑:“你闭眼。”

傅临远听罢,“我要是不呢。”

陈静被吻得脸颊泛红,眼尾也泛红,眼里水雾浓浓,她此时伸手摸不到她身后的拉链,也不知道后面是什么情况,她想离开,可他挡着,她撩起眼眸,无声地看着他。傅临远唇角轻勾,他凑近她,再次吻住她的唇。

趁着她要咬他的时候,他离开少许,贴着她的唇道:“转过去,我帮你看看。”

陈静肩膀缩着。

她整个人有些紧绷,她撩眼看着他狭长的眼眸,无声地转过身。

她后面情况不会比她前面更好,因为从肩膀往下,拉开了一大截,几乎没入腰线,她后背线条很美。

腰也美,蝴蝶骨十分吸引人,一片白皙。

傅临远欣赏一会儿。

指尖碰了下她那个拉链,翻转看了下。

陈静下意识地往前缩腰,他确实没碰到什么,可是她下意识的。她问道,“坏了吗。”

傅临远拉起她另外一边,对比了下。

嗓音低沉。

“坏了。”

这是最坏的结果。

陈静肩膀都有些垮,她想起她的小包里有两个胸针,她将小包扯出来,一手拉开,将胸针从里面取出来。

她往后,递给他。

“上下帮我扣紧。”

傅临远抬眼,接过她那两个胸针,随后,打开其中一个,紧一紧她的裙子,低头扣上。

二十六年来,他从没替女人干过这种活儿。

扣完下面那个,就扣上面那个,是扣好了,后背的风光也遮挡住,只留了中间那段隐隐约约露出肌肤,而脖颈至肩膀那块,更是白皙,细碎的发丝落在肩膀上,像是谁的手放在上面似的。

而此时她背对着他,耳环轻晃。

傅临远伸手一把捏住她的下巴,把她的脸转过来,直接再次堵住她的红唇。

陈静下意识地拢紧跟前的裹胸裙。

于从关好车门后,风挺大,吹乱他的头发,他不敢看车里情况,车窗虽然都有贴防窥纸,可是

离近了是看得到的。

模模糊糊的影子至少吧。

他走到车后,至今不敢相信,他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跟烟,点了一根抽上。

陈静成为傅临远秘书两年多。

一直都是恪守身份,从来没见她流露过什么样的情感,甚至她连勾引老板那点儿意思都没有,于从清楚,一个女人想要勾引傅临远,都会是什么样的。所以,这件事情,不会是陈静主动。

那只能是傅临远。

这也是于从不敢置信的地方,傅临远这几年,身边女人虽不少,可他从来没有主动过。

可他此时,却对自己的秘书下手。

于从烟抽得更狠了。

这时,封源的妻子提着裙子从庄园出来,她笑着喊道:“于先生。”

于从立即抬眼,收神,站直身子,“封太太。”

封源的妻子叫江曼琳,她笑着摸摸脖颈上的项链,道:“听说这条项链是陈秘书亲自挑选的,我特别喜欢,今晚一直没看到她人,我听说她刚才上了你的车,我想亲自跟她道谢。”

于从心一跳。

下意识地挡住身后的车,他说道:“封太太,不好意思,陈静已经回家了,此时车里是我老板。”

“你老板啊?傅总?那我也见见吧,我今晚实在是太忙了,也忘记跟他说一声谢谢了。”

于从一听。

几分着急,“不必不必,他正在休息,封太太,你今天生日,收什么样的礼物都是应该的,寿星最大。”

“哎呀于先生你太会说话了,可我人都来了,我就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