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(1 / 4)

加入书签

再扯紧一点上面就是他的喉结,无法忽视的那种。陈静安静地往下再松松,男人的领带也很重要,是门面。

她一边松一边腿下意识往后退。

然而身后的手掌如钢铁一般,按得她半分不可动弹,她只能神情专注地给他弄好。

文件随手往后放在身后的桌上。

她身上的香味淡淡地飘来,傅临远垂眸看着她的眉眼,“吃早餐没?”

陈静一边理着一边应道,“吃了。”

他以前从没问过这种问题,一个上司怎么会关心下属吃没吃早餐,因为他是个极为有主见强势的人。陈静也几乎不问他这种日常问题。她回答完,他没再问,晨曦落进来,就在他们身后。

他的目光带着晨起时的侵略性。

陈静被他看得心颤颤的,好在终于弄好了,她纤细白皙的指尖把他的领口往旁边顺好。

她睫毛颤了下,抬起眼,撞入他狭长的眼眸。

“好了,傅总。”

她手掌撑着他的肩膀,轻微往后推了推。

她试探性地。

看看他肯不肯松开。

这是在上班,刘特助以及其他同事随时都有可能进来,陈静一点都不想再被人看见,一个于从已经是无法避免且无法面对了。

傅临远神色不变。

看她几秒,在她掌心按在他肩膀时。

松开了她。

陈静后退一步,松一口气。

傅临远端起一旁的咖啡,喝了一口,嗓音低沉,“行程表,发我手机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陈静踩着高跟鞋,转身离开了办公室。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后,她脚步停顿下,心怦怦狂跳,她深呼吸一口气,拉开椅子坐下。

桌上放着她整理好的行程表。

陈静翻开来,举起手机,拍了一张点开他的微信头像发过去。

发过去后。

他没立即回。

陈静便安静地开始做自己的活儿,刘特助在公司内部号问陈静,傅总早上心情如何?

陈静想了想。

编辑。

还可以。

刘特助犹豫下,又发来:我现在去报告一件齐总最近办的蠢事,他会生气吗?

陈静觉得这个刘特助挺好玩的。

总是特别小心翼翼。

陈静:这我不能保证,得看是什么事情。

刘特助在那头叹口气,也没回陈静,过了一会儿,他从办公室里出来,冲陈静看一眼,陈静支着脸,笑笑。

刘特助一脸赴死,他拐进傅临远的办公室。

办公室门没关。

陈静仰了仰脖颈,往里看。

刘特助人比较清瘦,此时因为害怕肩膀有点垮,他站在桌前报告,傅临远低头点烟,听着,他侧脸冷硬,看不出神情。

刘特助报告完了。

傅临远没吭声,

他拿下烟在烟灰缸上轻轻地一弹,

嗓音低沉,语气听不出深浅,“你让他回来。”

刘特助脸色惊慌。

齐总就是不敢回来才让他先报告的啊。

傅临远撩起眼眸。

轻扫刘特助一眼,刘特助到嘴的一点儿坚持全没了,立即点了下头,随后转身出去。陈静咳一声,坐了回去。刘特助走到她桌旁,欲哭无泪,“陈秘书,怎么办啊。”

陈静仰头看他几秒,道:“没办法,齐总干了什么事啊?”

刘特助看一眼身后。

傅临远不在办公桌后了,他凑近陈静说道:“中良的协议控制办坏了。”

陈静一听,这可是大事。

此时多好的机会,齐总居然还能办坏。

她顿时说道:“那真的没办法了,傅总让齐总回来?”

“嗯。”刘特助也满是无助,齐特助是他师傅也是他上司,真是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他是不是该重新投简历了。

陈静看他这样。

也没法安慰,中良傅临远想脱离VIE很久了,说道:“你还是赶快让齐总回来吧。”

刘特助点头。

快步离开陈静这儿,回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陈静看一眼桌上的日历,齐总回来最快也要明早,陈静看了眼傅临远的行程表,明天早上有个峰会。

那齐总回来估计见不到傅总了。

她微叹口气。

她把傅临远明早的行程发给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