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(1 / 3)

加入书签

傅临远很喜欢看她此时的样子,他的手握着她的腰,昏暗光线打下来,陈静脖颈白皙,她抓着他的手臂,指尖用力。

直接留印。

他俯身,吻住她的唇,陈静被吻得不得不仰起头,腰部却被摁住。

一切都变得破碎,时光好像倒回了大学时期,她对他一见钟情,她被酒意侵/袭,不知南北,不知东西,只剩下迷/醉。

只剩下他的攻击。

他吻着她的唇,却不放过她,按着她无法动弹。

陈静完全无法抵抗。

紧抓他的手臂。

一切都那么迷糊,醉成了泥。

而一墙之隔,所有人听到于从的话,面面相觑,乔惜哎了一声,焦急地掐腰,“静静怎么了?她什么时候走的?”

几个男生抬着蛋糕,也是懵圈,“傅总休息,这蛋糕怎么办?”

方晓很是失落,她踩着高跟鞋往办公室里扫一眼,果然没见到人,而因为休息室的门跟墙体是一样的,她也不知道休息室在哪,她看向于从,“傅临远是不是醉了?头疼啊?”

于从神色依旧冷静。

“傅总不轻易醉,他只是想休息。”

方晓啊了一声,今日她穿着低腰的裙子,腰线露了一大截,本就是有目的而来的,谁知道没见到他。

她满脸失落。

封源却更关心陈静。

“陈秘书是不是也喝醉了?”

于从说道:“没完全醉,但蒋禾醉了,她陪着回去,加上她今日身体不太舒服,已经向傅总请假了。”

乔惜回头去找蒋禾确实没找到。

于从刚才把蒋禾抱下楼,因为她吃醒酒片根本没用,李叔正好在楼下,就让李叔把蒋禾送回去。

忙完这些。

他上楼就看到方晓等人来了。

乔惜无奈地掐腰道:“蒋禾今晚是喝得有点猛,我刚才都劝她了,别喝那么多...”

方晓抱着手臂,一直往办公室里看去,但于从在,她当然不敢进去。江曼琳挽着封源的手臂,脑海里却浮现那天在车里看到傅临远吻一个女人的事情,其实那天她生日,来得人很多,她不确定那个女的是谁。

但如果这个女的,是傅恒公司内部的呢。

今晚傅临远生日,那个女的肯定也在,他进休息室,是不是那个女的也跟着进去?

江曼琳看一眼望眼欲穿的闺蜜。

蛮头疼的。

她现下也冷静下来了,傅临远这样的男人不是那么容易抓住的,就冲他加了方晓的微信后,没多久又把她给删了这事情,说明他完全没看上方晓。

也就她这个闺蜜。

傻傻地还一个劲想要往他那儿靠。

江曼琳一直努力去回想那个被他吻着的女人的长相,但她当时所有目光都在他身上,所以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,但可以肯定的是,那个女人肯定很漂亮,漂亮

到傅临远压着她在车里就吻。

他并不单身。

休息室里。

傅临远把陈静抱了起来,

女人的/腿/白皙,

脚尖带水,休息室这间浴室挺大的,水声哗啦啦,不一会儿,雾气就沾满了墙壁跟磨砂门。

三十来分钟后。

傅临远抱着人走出来,放在床上。陈静困倦得很,迷迷糊糊,她侧身,他的手臂揽上她的腰,垂眸看她。

“在这儿睡?”

陈静摇头。

她声音很柔软,“衣服。”

傅临远坐起身,整理下袖口,走过去,捡起地上的衣服,轻扫一眼,他扔进垃圾桶里。他打开衣柜,从里面取出一件衬衫,走回来。陈静也坐了起身,她看一眼那垃圾桶,接过他递来的衬衫。

她很晕,但看向他。

“转过身去。”

傅临远靠着一旁的桌子,抱着手臂,动也没动。

陈静咬牙。

她下了床,准备往浴室走去。

男人大手一伸,揽住她的腰,拖回来。

“这儿换。”

陈静撩眼看他,光线昏暗,只见男人冷峻的脸,陈静索性不管,被单落地,她穿上那件衬衫,一个扣子一个扣子地扣着。

下摆垂下。

傅临远静静地看着,眼眸愈深。

然而今晚。

他很/克/制。

一切都/做/足。

就/怕/伤/到/她。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