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(1 / 3)

加入书签

不等章欣彤再问。

保姆阿姨接到一个电话,说顾琼跟唐斯因打架被拘留,拘留在派出所里。

傅临远神色冷下来。

章欣彤饭都吃不下了,立即放下筷子,“过去看看。”

傅临远将袖子放下,站起身,接过阿姨递来的外套,说道:“我去就行。”

章欣彤也赶紧拿了外套,她摇头,“不行,小琼我从小看着长大的,我虽然生气,可我也放不下。”

傅临远不再说什么。

拿过车钥匙,带着母亲出门。

黑色SUV启动,往中心区的派出所开去,夜色降临,树影摇曳着,黑色SUV在派出所门口停下。

傅临远给母亲打开车门。

章欣彤下了车,裹紧外套,走进派出所。

一眼就看到顾琼穿着白色裙子,抱着手臂站在台阶上,神情茫然,在等着他们,灯光打在她的脸上,有几分脆弱,此时进入春天,天气还很寒凉,她那条裙子却很轻薄,有几分脆弱。

也挺美的。

章欣彤脚步微顿。

这孩子,此时倒是有几分以前的样子。

漂亮,圣洁。

她有多久没有这个感觉了。

傅临远撩眼看一眼顾琼,带着母亲走上台阶。

顾琼倒是没哭,就是静静看着他,又看向章欣彤,“伯母。”

“你个孩子啊。”章欣彤看她这无声的脆弱,忍不住开口,顾琼眼眶一红,上前抱住了章欣彤。

傅临远直接走进派出所。

看到烤着手铐蹲在那儿的唐斯,他眼眸冷了冷,他抬眼,对上民警,与之握手,并去了解情况。

原来是在酒吧发生的冲突,在众人睽睽之下,唐斯拿着啤酒瓶砸了人,先动的手。

顾琼看唐斯被人围。

也拿了啤酒瓶去救他,但她并没有伤到人。

民警意思是顾琼检讨就行,可以不用拘留,但唐斯不行,得拘留,因为对方去了医院验伤,结果还没出来,后续对方要不要起诉或者有别的协商再说。

顾琼松开章欣彤,跑到傅临远的身侧,道:“老师在医院里,唐斯,唐斯不能出事。”

傅临远偏头,冷眼睨她。

顾琼顿时低下头。

傅临远开口:“他的事,老师自会处理。”

“你要留下,也可以。”

顾琼一听,刷地抬眼,摇头。章欣彤赶紧上前,揽住顾琼的肩膀,“小琼你跟伯母先回去,你穿得太少了。”

感受到章欣彤的温暖,顾琼眼眶又红,她点点头,看一眼唐斯,唐斯靠着椅子,摆手让她走。他没什么好怕的,看在唐子儒的面子上,多的是人会捞他,他有恃无恐。

傅临远签好名。

章欣彤带着顾琼就走。

回到傅家,傅中衡回来了,也听说了事儿,他掐着腰,看着顾琼

,道:“孩子啊,你妈妈去世不是你能堕落的理由,唐斯性子顽劣,子儒不会管孩子,可你不一样,你是顾家人,顾家是有教养的。”

“◢”

傅中衡不爱说教,点两句就算了。刚才吃到一半的桌子,添了一双碗筷,阿姨热了饭菜,端上桌。傅临远吃完饭就上楼处理工作,章欣彤陪着顾琼安慰她,顾琼洗完澡出来。

章欣彤看着她姣美的容颜。

微微叹口气,道:“小琼,你那么优秀,小小年纪就拿了不少奖,人生本应该很精彩的。”

顾琼觉得章欣彤温暖。

靠在章欣彤的怀里点头。

她发现,长大后,她跟章欣彤的关系也变差了。

她很久没这样,来傅家,跟章欣彤一起了。

章欣彤拍拍她肩膀。

这一夜很长,顾琼在自己的房里,一夜没睡,也就快清晨的时候,睡了两个小时。晨早,于从开车来傅家。

傅临远打开门,从房里出来,他挽着衬衫袖子。

隔壁的房门也打开,顾琼披着件长外套,走出来,“傅临远。”

傅临远撩眼。

顾琼看着他的眉眼,道:“你今天能陪我一天吗?”

她说:“就一天。”

傅临远看眼腕表,嗓音低沉,“开完会,于从来接你。”

“好。”顾琼点头。

傅临远走下台阶,手臂挽着外套,系着领带一路下楼。顾琼在背后看着他,他真的陌生很多,她其实早该承认了。

_

早上十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