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章(1 / 3)

加入书签

握着他手臂的手指紧着,像是要抓出留下手痕。风突然大起来,从侧面吹来,陈静的头发飞扬着,远远看去很美,傅临远离开少许,陈静仰头,她嘴唇红润,漂亮的眼眸定定地看着他。

傅临远指腹紧扣她下巴。

低头也看着她。

他眼眸依旧深邃,看不出深浅。

陈静抬手。

摸了摸他侧脸。

傅临远反射性地紧握着她的腰。陈静摸着他触感明显的脸颊,还是多少觉得有点不真实,她感觉自己快要往他那儿,飞蛾扑火了。

可她却很清楚。

她现今更想要稳定的未来。

第一次她可以清醒着抽身离开。

那第二次呢,她觉得自己再失去他一次的话,连骨头缝都得撕裂。跟在他身边两年多,她最清楚他对感情的轻慢。

或者应该说,对那些在他身边女人的轻慢。

所以她才会如此在意他朋友圈留下的那句Seulentvous

他说的没错。

她缺安全感。

缺拥有这个人的所有安全感。

她摸得他眼眸微眯,嗓音低哑:“在想什么?”

陈静回神,定定看他眼眸,道:“没有,我该回去了。”

“我妈偶尔会起夜,我怕她摔。”

傅临远掌心用力,紧了紧她的腰,说了声好。他倒也想问问她,愿意与他重来一次吗,可看到她眼眸里的迷茫,傅临远心知,她还缺着安全感,而且,她对他,能否再次心动,还是个未知数。

他偏头想再吻她一次。

陈静微撑开他肩膀,盯着他,傅临远动作停顿,静看她几秒,道:“真想你喝醉。”

可以任他为所欲为。

陈静听着,道:“傅总错了。”

“醉的都是人心。”

傅临远听着。

眉梢微挑。

陈静手臂用力,他也顺势松开她,陈静拨弄被风吹乱的头发,她走下台阶,往回走。傅临远理着袖子,挽起来,长腿也走下台阶,跟在她身侧,也往回走。这个点,寂静无声,陈静走在路灯下。

人影斜斜投出来。

傅临远走在她身后一点,手插着裤袋,看着她飘逸的头发,这么看的话又看不太出那棕色的发尾。

因为太过安静。

陈静回身,倒着走几步,问他:“傅总,你怕不怕?”

傅临远唇角轻扯。

“怕,你能回来给我吻吗?”

陈静听罢,转过身,有几分懒得搭理他的意思,傅临远眼里染了几分笑意,慢条斯理地走在她身后。

陈静听见他脚步声。

安心地一路回到楼梯口。

她看一眼傅临远,“傅总,晚安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陈静又看他几秒,随后走上楼梯,人影不

一会儿就消失在楼梯口。傅临远在原地站几秒,随后转身往商超门口停着的黑色轿车走去,于从给他打开车门,傅临远没立即上车,他垂眸看于从一眼。

“白玫瑰,顾琼,你说的?”

于从一愣,他抬眼,陡然想起那次飞费城,他对陈静说的话。陈静那会儿神色很冷静,看不出深浅。

难道说,这是陈静的心结?

于从脸色微变。

他点头。

“傅总,我当初只是陈述事实。”

傅临远抬手理了下领口,居高临下,“我说过她是白玫瑰吗?”

于从心狠狠一跳。

他摇头。

傅临远神色冷漠。

随即,弯腰坐进车里,“自己领罚。”

“是。”于从应了声,他关上车门,绕去驾驶位时,想着,幸好陈静对白玫瑰的意思不太清楚。

求而求不得,非要娶她,生生世世,试探着,这是白玫瑰。

可顾琼,显然不是。

车子启动,离开了周镇,往市中心而去,路灯斜投进车里,傅临远闭目养神,他没睁眼,只道:“在周镇租个房子,离她不要太远。”

于从听罢。

“好的。”

_

小心地关上门,陈静看眼肖梅的房间,门紧闭着,陈静略松一口气,进了房间。回房后,陈静换上睡衣,然后坐在床头边,她靠着床头坐了会儿发了会儿呆,才拉开被子躺下。

太累。

很快。 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