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看着他的微笑。

陈静耳根都烫了。

她其实极少见到他这样笑,她攀着他的肩膀,盯着他看。

傅临远喉结动了下,偏头也看着她,从她今早出现在他面前,他就知道,她不是无动于衷的。

于他来说。

既已确定,快速下手才是。

叮。

电梯抵达顶楼。

陈静回头一看。

硕大的套房,有两个厨师正站在开放式的厨房,正在准备晚餐,傅临远单手搂着她的腰走出去。

随手将外套扔在沙发椅背上。

两位厨师看到他们,停下手头的工作,礼貌地打招呼,“傅先生,陈小姐,晚上好。”

陈静笑着回一句:“晚上好。”

她看向傅临远,这男人早准备了,傅临远轻扯着领带,手机有来电,他拿起来接,只是一只手还搭在她的腰上。

那头来电是宴珣。

谈一些工作上的事儿,他原先与那家傅临远起诉的外资公司有合作,对他们的尿性最清楚。叫傅临远防着对方把系统改头换面,申请专利。傅临远嗯了一声,他听着宴珣说,眼眸落在陈静的脸上。

陈静看他领带松松垮垮,抬手把他解开。

傅临远手臂用力,把她往怀里带,陈静一边解着领带,一边轻扯,示意他别太用力。

傅临远半靠着桌子,可没听她的,陈静抬眼看他眼眸一眼,接着,扯他领带,往下拉。

傅临远眉梢微挑。

低头就堵住她的唇。

陈静本是挑衅他,没想到被他吻个结实。

她仰头。

被他舌尖探/入,她也去回应他,两个人唇齿交缠,也不在乎那在场的两位厨师,甚至没有在意手机里一直说话的宴珣。傅临远甚至放下手机,抱着她的腰/臀,低头狠狠地,深深地吻着。

像是蜂拥而至的情感。

这几个月来的揪心,全在此刻爆发,不是在她家楼下,那近乎绝望的分手吻,也不是溪边拿不定她内心想法的试探,而是结结实实,属于他的陈静。原来确定关系是这么美妙,陈静被吻到垫脚。

腰身纤细。

两位厨师关了火,对视一眼,悄然离开。

电梯门合上。

傅临远的手滑/入她腰间,逐渐,往/上,陈静今日穿的是白色t,修身款,不一会儿,她捧着他的脸,垂眸看着他,傅临远吻上她的脖颈,逐渐,向/下,陈静发丝滑落,偶尔点到桌面上。

他直起身子,再吻住她的唇。

轻解着钮扣。

宴珣还在说着话。

逐渐觉得不对。

接着,隐约的声音传来,那如猫叫的女声,宴珣安静几秒,心里艹了一声,手忙脚乱地想关掉手机。

傅临远已经挂断。

嘟嘟嘟的声音传来。

宴珣呆坐几秒。

狠狠地抓了一下头发。

傅临远!

你他妈——跟谁啊?

那么失控。

一整片落地窗,映着外面的山峰,空旷无比,没有京市中心区的繁华,却也有种寂静的美好。落地窗地板,傅临远把陈静抱起来,往房里而去,他手撑着床,低头吻着她,陈静仰着脖颈,与他接吻。

而其余的。

溃不成军。

不知多久,窗外有无人机飞过,傅临远抬手将窗帘合上,随后揽过她,吻着她的唇低声道:“饿吗?”

陈静摸着他的脸,嗯了声。傅临远只得结束,拦腰把她抱起身往浴室而去,浴室里水声响起,傅临远压着她的腰。

终究还是没放过她。

再出来,已经晚上九点半,陈静真得饿了。她扣好衬衫钮扣,站在开放式的梳理台边上,喝着水,盯着那厨房灶台上的东西。傅临远掀开看一眼,陈静嗓音都哑了,她说:“热一热能吃吧,”

傅临远:“能。”

他低头在智能键上按了按。

这一套厨具是内镶式的,傅临远按了热汤,又看眼一旁焖好的牛肉,他也点了加热,他看到一旁还有一袋子的面包,提过来,打开,取出一块面包,撕开了递到她唇边,陈静一顿,她靠着梳理台,张嘴吃了。

傅临远也撕下另外一块放进嘴里,他漫不经心。

他空出一手,把她揽到椅子上坐着,这椅子是高脚椅,陈静坐下,露着长腿,她从他手里撕面包。

傅临远拍开她的手,他喂她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