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章(1 / 3)

加入书签

晚上吃完饭,木杉来找陈静对开业流程,距离办公室近,陈静就让她直接到家里来。

两个人坐在沙发上聊着,看到陈静的咖啡机,木杉看几眼,陈静笑道:“想喝吗?”

“想。”木杉直接道。

陈静起身:“我给你做一杯。”

“哇,谢谢。”

走到咖啡桌旁,陈静取下咖啡豆,她这儿手冲的,机冲的都有,要快当然得机冲,她一边制作着一边跟木杉谈话,木杉站起身,走到咖啡桌旁,看着她忙活,“陈静,这次开业,大老板会来剪彩吗?”

陈静顿了下,她低头按好咖啡豆,装上去,她嗓音温柔回道:“不一定会来。”

“啊,好失落啊。”木杉笑道。

陈静抬眼看向她,“怎么?你很想见见他?”

木杉靠着桌子,点头:“当然想了,我想看看他真人。”

陈静这才想起来,木杉说过她同学当初为了傅临远考去京大,并且也应聘过秘书的职位,当初面试时,兵荒马乱,陈静并不太记得其他应聘者的长相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都是长得非常好看的女生。

她看着木杉几秒道:“周市这个项目太小了,傅总不一定能抽空来。”

“我知道,就是想着会不会有万一嘛。”木杉摊手,她还想替她同学看看傅临远呢。

陈静笑笑。

她收回视线,继续专心制作着咖啡,木杉没走,看着陈静制作,不一会儿,一杯浓郁的咖啡就出来了,陈静递给木杉,木杉接过来,喝一口,点头,“好喝,我喜欢苦一点的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又过一会儿,确定好一切流程后,晚上九点多。木杉起身离开,陈静送她走后,回屋拿睡衣洗澡。

洗完澡出来,肖梅在房里挑衣服,她开业那天也要出场,喊陈静帮忙看看。

陈静走进去。

肖梅指着一条大红色的裙子,陈静摇头,她在衣柜里翻了下,选了一条颜色较浅但很称皮肤的旗袍。

肖梅身材一直都挺好。

哪怕是现在,依旧好。

肖梅接过那条旗袍,说道:“你爸当初就怂恿我买旗袍,没想到买了,他还没看到,就去了。”

这条旗袍就是当初那条,父亲去世后,一次都没穿过,就压箱底了。陈静关上柜子门,靠着柜子道:“开业就穿一次吧。就当给爸爸看。”

肖梅眼眶一红,点头:“好。”

随后,肖梅试了下,陈静在一旁帮忙看,虽然是过去的款式,但其实这两年又流行回来,还是很好看。

试完衣服,肖梅休息。

陈静也回房。

她头发还半干,她拿着吸水毛巾又擦了擦,随后坐到电脑前,她看到陆臣早先发了一条朋友圈,是在清吧,旁边还有一个手腕,戴着熟悉的腕表,看来他们在酒吧聚会,于是,陈静放下手机。

她挪动鼠标,看股票。

跟在他身边那两年多,

●,

陈静给他送过几次外套,基本上都是男人组的局。

哪怕是陆总有女朋友,也不会带着去。

至于被搭讪这些。

就算不在酒吧,傅临远也容易被搭讪。

陈静不去想这些。

她还有些期货要处理,另外前段时间买的虚拟币,最近行情不好,陈静也趁早脱手,她没那么大的资本可以继续滚,逮着差不多就脱掉,还能留点底。又过半个多小时,手机响起,陈静看一眼。

傅临远。

陈静接起来,问道:“你今晚去喝酒?”

傅临远弯腰坐进车里,听罢,顿几秒,“是,从陆臣那儿看到的?”

陈静支着下巴。

“是呀。”

傅临远车窗摇上,往后靠,灯光斑驳,“还没拉黑他?”

陈静听着。

笑道,“拉黑他干嘛?”

傅临远轻声反问,“你说干嘛?”

陈静又笑,轻笑,没出声。

傅临远解着领口,黑色轿车疾驰在京市的大路上,傅临远放下手臂,搭在扶手上,指骨分明,泛着青筋。他轻敲着扶手,嗓音低沉,像是解释一般,“就喝酒,宴珣组的局,闻敛也在。”

陈静竟听出他的解释。

她轻声嗯了一声。

傅临远:“别多想。”

“谁多想。”陈静立即反驳。

傅临远眉梢微挑。

他说:“嗯,没有,我主动解释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