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在门口站好久。

不少人看到陆臣手里捧着的巨大礼物,纷纷往他那边看去。

自然也就引起了傅临远陈静的注意,傅临远撩起眼眸,与陆臣的眼眸对上,他不动声色,神色不变。

陆臣却咬牙切齿,下颌紧绷。

无声的暗流在空气中流动,以至于其他人都感觉到。傅恒的员工这才反应过来,对了,陆总曾追过陈静,甚至给陈静滚动过Led,大张旗鼓,追得煞有其事。

甚至好像一直都还在追,只是陆总出国去办事,陈静离职,好像就没有下文了。这次回国,喜欢的女人成了傅总的女朋友,这么一想,大家都能理解陆臣此时的心情。

大概跟日了狗没什么区别吧。

而当事人,陆臣紧抱着那礼物,走向傅临远跟陈静,那气势竟带了几分压制,傅临远没动,但他气势也在那儿,等着陆臣迎面过来。

陆臣来到他们面前。

看着傅临远,“其实一开始,你就暗中阻挠。”

傅临远神色不变,算是默认。

陆臣咬牙切齿,脑海里突然浮现那次在办公室,陈静牵到傅临远的手,现在想起来,刺眼得很。

“你挺无耻啊。”

陆臣冷哼一声道。

“你他妈什么时候——”他还是忍不住想问。

傅临远眉梢冷峻,抬眼,“多谢你今晚来参加我女朋友的生日会。”

这话几乎又给陆臣一个大暴击,他刷地看向陈静,想说点儿什么,可是当他看到陈静漂亮的眉眼以及几分担忧的神情后,陆臣瞬间垮了,他想起之前对她造成的伤害,同样脑海里也浮现他这半年在国外的莺莺燕燕,光是这点就让他没了底气。

他做不到傅临远的深情。

他的喜欢一直都浮于表面,他说他想去周镇看陈静,但他始终没有行动,其实他是有机会的,偶尔回国一次也没什么,他也没那么忙,他有时间的,他也没规定一定要一直留在欧洲,说白了,就是清楚,再喜欢,也不足以让他放弃他现有的生活。

所以才会一拖再拖,拖到今天,她成了别人的女朋友。

身为傅临远的好友,陆臣则最清楚,他身边也有很多女人出现,但傅临远就像是一个高级钓手,他从不轻易点头跟哪个女人在一起,他也从不主动撩女人,都是女人撩他,但他接不接,则是看他心情。

在国外那几年。

陆臣身边的女人常换,傅临远在名利场所里身边是围绕许多,但一出这个门,他就形单影只。

陆臣有时觉得傅临远装。

但又不得不佩服他的自制力,所以在他父亲卖掉许多资产以及手里的公司后所得的钱,他就游说他父亲,加入傅恒。在傅临远刚接手傅恒被做空机构盯上时,风波起,有一个股东顶不住压力,打算买掉,陆臣就接手他手里的股份,正式成为傅恒的股东。

他做的决定是对的。

至少

他手里的股份已经水涨船高了。

现场很安静。

陆臣看陈静好一会儿,随后,他扬起笑脸,将手中的礼物递给陈静,“生日快乐,静静。”

陈静看他情绪好些了,她也松一口气,她微微一笑,伸手去接礼物,“谢谢陆总...”

话没说完。

那礼物被傅临远接过,傅临远随手递给一旁的于从,傅临远嗓音低沉叫人端来酒,他递了一杯给陆臣。

陆臣接过,脸上隐隐带了挑衅。

他故意喊的静静。

傅临远神色不变,眼眸隐有锋芒,他端过酒杯,与陆臣碰杯,眼眸对峙着。

陈静看他们碰杯了,也就放松。

她端过酒杯,也与陆臣碰了下,她眉眼仍那般清丽,神色冷静,脸上带着微笑,就是好看,陆臣多看她几眼。

傅临远下颌紧了几分。

等她喝完酒,揽着她的腰,对陆臣道:“你随意。”

然后就把陈静带走,往那边去,因为正好章欣彤带了姐妹来参加,在跟他们招手,傅临远把陈静送到章欣彤身边,他按着陈静的肩膀,低声道:“我妈陪你一会儿。”

陈静点头。

她看到宴珣跟闻一来了。

他肯定得跟他们见一下,傅临远走后,章欣彤拉着陈静笑着跟她的姐妹介绍,她姐妹都是章欣彤圈内人,一个个保养得特别好,看起来都很年轻。今晚章欣彤可以不用来的,毕竟这都是年轻人的聚会。

但她还是来凑热闹,还让人带来了很多糕点,都是章欣彤自己制作的,她乐于跟人分享自己的手艺。

“陈静跟傅临远是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