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傅临远轻飘飘地开口:“你挺能说。”

一下子就把他给哄住了,未婚夫妻俩对视着,陈静唇角微勾,傅临远眼眸微眯,正好这时他手机响起。

他拿起来看一眼,是齐茂升来电,工作上的事儿,他站起身去接。

他一走,陈静把资产资料以及两张卡一起放进文件袋里扣上,她看眼腕表晚饭时间也差不多,她对肖梅说:“妈,晚上去傅家吃饭。”

肖梅点头:“我换件衣服。”

她收拾一天,衣服有点皱,不适合去人家家做客,她往房间去换,陈静则倒杯水喝着,看着他宽大的背影。

傅临远谈完话挂断电话往这边走来,陈静起身拿了他的外套顺势拎起那袋文件袋,站在那儿正盈盈地等着他。

傅临远轻扫一眼茶几,就知道卡已经被她放进了文件袋里。肖梅正好换了衣服,也走出来,陈静上前挽住肖梅的手,含笑看着他。

傅临远睨她一眼,轻嗤一声。

陈静假装没听见。

三个人一起出门,于从在楼下等着他们,这次开的是保姆车,比较方便,至少一人一个座位。

抵达傅家,夕阳落下,照在傅家别墅前面那个湖泊上,很是美丽。

一进门,章欣彤就擦擦手,迎出来满脸欣喜:“来的刚刚好啊,静静,肖梅,我今天做了蛋挞当饭后甜点,等会儿静静跟肖梅你们俩都要试试。”

陈静说好的。

肖梅点头,她这些时日在周镇,章欣彤经常找她语音,要么视频聊天,两个人关系就跟好朋友一样,章欣彤挽住她的手,又拉了陈静的手,往餐厅走去,一边走一边聊着。

老傅总看傅临远手里拎着的文件袋,问道:“是什么?”

傅临远随意放下,没应他的话。父子俩并肩往餐厅而去。

一桌子的好菜,还有些是老傅总亲自下厨的,炒的一个爆炒鱿鱼,陈静夹一个放进嘴里,老傅总问她:“好吃吗?”

陈静一脸诚恳:“很好吃。”

傅中衡满意了,手艺得到认可。

“好吃你就多吃点,以后多跟他一起回来吃饭。”

陈静说好,她看傅临远一眼,傅临远端起碗给她舀汤,他袖子挽起来,露出腕表,眉眼冷峻,轻睨她一眼,陈静眼里含笑,收回视线。

吃过晚饭。

两位母亲在客厅交流着蛋糕甜点的制作,陈静坐着听她们聊,傅临远在一旁跟傅中衡谈话,傅临远泡茶,水雾缭绕,他泡茶时有几分漫不经心,又拿了一旁的橘子剥着,一边听着傅中衡说话。

不一会儿剥好,他拿张纸巾垫着,放到陈静的手边。

他很不经意的动作。

陈静看一眼,顺手拿起一片,咬着,好甜,吃完后又拿一片咀嚼着,傅临远喝着茶,傅中衡在一旁看到他这不经意的剥橘子动作,都得假装没看到。

聊着聊着。

章欣彤拉着肖梅的

手,问道:“关于聘礼彩礼,肖梅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肖梅一听,她摇头:“没有,按你们的礼数来就行。”

章欣彤就知道是这样,她看眼陈静,陈静含笑道:“伯母,我妈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。”

这几乎是连谈都不用谈啊,章欣彤看眼傅临远,傅临远长腿交叠,还在给陈静剥橘子,他眉宇冷峻,顺势喂一片到陈静的唇边,他说道:“妈,你安排。”

“那我就自己安排了?肖梅,不过咱们之间都要信任对方哈,有什么问题你直接跟我说。”章欣彤握紧肖梅的手说道,肖梅笑着点头,“好。”

于是,就这么敲定下来。

各自准备,也各自不用谈,按自己的情况来。当然这在周镇是不可能的,在周镇,光是彩礼就要掰扯好久,谈崩的也不是没有。

从傅家回来。

送肖梅回那套房子里,陈静跟傅临远则回另一套房子,傅临远搂着陈静的腰慢慢地走在小区里,小区里绿化很好,夜晚灯光昏暗,但别有一番景色,傅临远低头亲吻她额头,说道:“卡我放家里,你需要就拿。”

“陈静,我是留给你,以防万一。”

陈静听着,她抬眼看他。

傅临远垂眸,彼此对视几秒,陈静点头,“好吧。”

进屋后。

傅临远把两张卡扔在床头柜的小收纳盒里,他挽起袖子,陈静拿了睡衣,她回身垫脚亲吻他的唇瓣,说:“我去洗澡。”

“一起。”他握住她的手腕,取了自己的睡衣,带着进了浴室。

_

又过两天,一家人陪着陈静傅临远去领证,傅临远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