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9章 特殊名额!(1 / 2)

加入书签

“赌?您老该不会真觉得……”

“那天外之人,能够收服地煞重火?!”

一道道目光,望向垂钓老者。

老者一脸的老神在在,神色淡然。

他轻笑了声:“没有见识过的东西,注定只能靠想象。”

“既然是想象,自然是一切皆有可能。”

“怎么样?诸位可有愿与我玩玩的?”

这垂钓老者乃是空辽所在的禅定宗大佬。

同样是连名字都不记得了,只剩了“无为道人”的名号。

太玄宗的曜清剑尊,自然不会参与这种玩笑。

他抱剑而立,仿若置身事外,也并未阻止。

金蝉宗的翰轩老怪便也来了兴致,“行,我陪你玩玩。”

“咱图一乐,也就不玩大的。这样吧——”

“若一日内,这一处碎片空间内的地煞重火,即便有一成的削弱,便算是无为道人您赢了?”

“如何?”

垂钓老者却是眉梢一挑:“我如何能占你的便宜。”

“要玩,便玩点大的。”

“我便赌,一日内,这天外之人所在的碎片空间内,那地煞重火,会全部消失!”

“若被我说中,则我赢。”

“不然,则老怪你赢。”

“如何?”

翰轩老怪听得也是一惊,这当真是玩得有点大了啊。

短短一天的时间,让这处碎片空间的地煞重火全部消失?!

不得不说,这无为道人,想象力确实够彪悍的。

翰轩一挑眉,又问:“既然都玩这么大了,道人你要下的赌注恐怕也不小吧?”

垂钓老者又是一笑:“若我赢了,金蝉宗最后的两个名额,便输给禅定宗如何?”

翰轩老怪听了,当即眉头一皱。

这里说到的“名额”,自然是雾梦遗迹的名额。

一百个名额中,其中六十,通过此次大比划定。

其中三十,通过炼丹、炼器等技艺确定。

最后剩下的十个名额,实际上已经在八大势力间完成划分。

只是这十人,稍微有些特殊。

而这个十人的名额,金蝉宗得了2个。

现在,无为道人的目标挺明确——

他就是想要金蝉宗的那两个特殊名额!

翰轩老怪本来还真当是简单“玩玩”,一听这赌注内容,瞬间觉得不对了。

到了他们这个境界,再谈什么“赌一把”的,确实就是随便玩玩乐一乐了。

唯独这个特殊名额,可是事关背后宗门利益的。

翰轩老怪当即便皱了眉头,下意识就要拒绝。

垂钓老者倒是眉梢一挑,抢先道:“看来翰轩老怪你是不敢了啊?”

翰轩老怪翻了个白眼:“你也别拿话激我。雾梦遗迹的特殊名额事关宗门利益,岂能儿戏。”

“再者说了,那特殊名额,我金蝉宗有俩,你禅定宗只有一个。你凭什么和我赌?”

垂钓老者似乎也被说动,又主动改口道:“确实。那这样吧——”

“我便拿我禅定宗的那一个名额,赌你金蝉宗的一个名额,如何?”

“如此,即便你输了,金蝉宗也还能剩一个名额。而我禅定宗,也不过多一个名额。”

“这下,总不至于不敢了吧?”

翰轩老怪微沉着眼眸。

其实这禅定宗老登的语气带着挺明显的激将意味,他不是听不出来。

可怎么看待激将这事吧,有不同的层面。

浅显一点的逻辑就是,对方故意激你,让你做出不理智的决定。

但深一层的逻辑也可以理解成,对方就是要让你以为是激将,让你主动退缩。

翰轩老怪排除掉无为道人那番话里的成分,自己独立的思考了一下这个玩一玩的赌局。

最终,他便点头道:“行,那边赌一个特殊名额吧。”

“我倒是好奇,你究竟何来的底气,敢拿你禅定宗唯一的特殊名额做赌注。”

无为道人哈哈一笑:“哪来什么底气哦,还不是那句老话——”

“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。”

“一切运道,自有自然之理。”

“倘若我真输了,便只能说,禅定宗的种子,不适合参与此次行动。”

依旧是那一套顺其自然的说法。

翰轩老怪一点也没意外。

而他之所以答应这赌局,也正因为想到了这点。

他知道,无为道人并非是真的自信,所以“敢”赌。

而是因为,这老道属实是太乐观了。

不论最终结果,他是输是赢,都能坦然接受,并设想出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