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 你中邪了(1 / 2)

加入书签

欢声笑语在餐厅里回荡,几个人围坐一桌,享受着美食带来的愉悦。

忽然,一个清脆的声音划破了温馨的气氛,“叮!”包层电梯的门缓缓打开了。

几个黑衣人影从电梯中走出,他们的目光如探照灯一般扫过整个餐厅,最终锁定了正谈笑风生的这群人,并带着一股凛冽的气势向他们走来。

感受到这股莫名的压力,几个女孩不禁向温玲的位置靠拢,寻求一种安全感。温玲察觉到了同伴们的不安,她的眉头轻轻皱起,眼神转向了楚帆,似乎在寻求支持。

随着那群黑衣人的接近,他们的领头人物逐渐清晰起来。

他是一个光头大汉,大约四十岁年纪,身高足有一米九,皮肤因长期户外活动而显得黝黑。他的体型魁梧得仿佛一座移动的铁塔,每一次动作都流露出惊人的力量感,让人不敢直视。

他的眼神锐利而深邃,宛如刀锋一般,给人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。他的嘴角紧闭,脸上的表情冷峻,没有一丝笑意。

特别是额头上的一道触目惊心的疤痕,如同巨大的蜈蚣,让人不由自主地生出敬畏之心。

却见楚帆稳坐主位,脸上带着一抹轻松的笑意,仿佛面前的情形不过是日常风景。

几个黑衣人走到近前,纷纷驻足立定,然后齐刷刷地抬起手,双手抱拳、弯腰、低头,口中恭敬地大呼道:“帆爷好!”

“别那么多事儿!都起来好好说话。”楚帆的声音中透着一股慵懒,他随手把餐巾纸揉成团,轻轻一抛,纸团在空中划过一道轻盈的弧线,准确无误地打在光头大汉的额头上,反弹一下,又落到地上滚动了几圈,最终安静地躺在了光滑的餐厅地砖上。

四个姑娘相视一笑,眼中流露出释然之色,彼此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眼神,轻轻地松了一口气。原来不是来者不善,而是相识之人,她们的紧张情绪顿时缓和了不少。其中一个调皮地拍了拍不太饱满的胸脯,低声戏谑道:“吓死老娘了。”

光头大汉微微一愣,随即捂住被纸团轻击的额头,嘴角勾起一抹苦笑。他似乎并未生气,反而因为楚帆的玩笑而感到亲切。他笑着对楚帆说:“帆爷,老板听说您大驾光临,正在赶来拜会您,嘿嘿~求您能赏脸见一面。”

楚帆悠闲地靠在椅背上,目光扫过桌上的佳肴,嘴角带着满意的笑意。“老道这老头生意干大了,今天吃的不错。给他十五分钟时间,让他来吧。”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威严,同时也透露出一种悠然自得。

光头大汉听到楚帆的回答,还想再说些什么,楚帆把脸一板,看着他额头的巨大伤疤道:“你小子别好了伤疤忘了疼……”大汉仿佛又想起了曾经被楚帆“教育”的往事,摸了下头上那条“教育成果”,讪讪的缩了一下脖子,露出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,然后他的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样,快速而频繁,像一个最听话的小宝宝。

虽然多余的话没来得及说,但是能得到楚帆接见的承诺,已经是很大的机缘了,大汉甚至激动得身体都开始轻微颤抖。

要知道在一些圈子里流传着楚帆神医的各种事迹,他治病那不是一般的治病,而是神仙显示神迹啊。在外人看来,能见楚帆这种神人全凭缘分,求都求不来,根本就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。

光头大汉的眼中闪烁着光芒,那是对传说中的人物的仰慕与敬畏。他的双手紧握成拳,仿佛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,不让自己显得过于失态。他的喉咙里发出一连串的颤音,每说出一个“好”字,都像是在重复一句神圣的誓言。

这次会面对于他和他的老板来说,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。光头大汉深吸了一口气,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,然后转身快步离开,去通知他的老板这个好消息。他的步伐急促,每一步都踏得沉重,仿佛承载着他所有的希望和期待。

光头打完电话没多久,一个头发花白,气色灰败的老人连滚带爬的跑到了楚帆面前,不等楚帆说话,啪的一下直接跪了下来,把楚帆和几个女孩吓了一跳,就连光头都被搞得措手不及。

“老板你……”,老人朝光头摆摆手,气喘吁吁的说道:“楚……楚先生,三年前劳您大驾为我治疗了一次。但是今年不知道怎么回事,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每天都被噩梦缠身……”说着还从眼角挤出几滴泪来,抬起头眼巴巴、可怜兮兮的看着楚帆。

然后用手指着右眼,“这眼皮每天都跳个不停啊,还请神医救救我这个小老儿……”他的声音带着哽咽,眼神中充满了求助和绝望。他的手指颤抖着,眼中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仿佛随时都会溢出来。他的身体微微前倾,一副极度期盼的姿态,仿佛楚帆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。

忽然,旁边的秦潇潇捂住了嘴巴,悄悄凑近温玲,在她耳边小声说:“玲姐,这个老人家好可怜啊。”

“可怜?这个可是道爷,熊家的家主熊道恒,灰色大佬,听过没?”

“啊!我听说过!我们看见他下跪了,会不会被……”说着,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