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绿茶阴谋,计划未来(1 / 2)

加入书签

黎沫嘴里嚼着馒头,半天不说话,就静静地看她瞪眼。

李云彩眼珠子凸起:“你说话呀!”

黎沫侧目看着历辰皓,这男人有魅力得很啊!结婚了还有送上门的。 就是质量有待提高。 “我在给你提意见,想办法完成你的心愿,你急个什么劲儿?”

黎沫不理她,继续喝汤。

一口汤,一口馒头,惬意得很。

历辰皓在对面坐着,眼睛看着黎沫,李云彩气得眼红。

“辰皓哥,你不管管她吗?”

历辰皓收拾碗筷:“请叫我历营长,吴干事。”

黎沫喝完最后一口汤,看着战败的人笑了下:“李大小姐,我先走了,辰皓哥,你不走吗?”

这一声辰皓哥把李云彩气得够呛,也是把历辰皓弄得一怔。 辰皓哥?这称呼还挺好听的。

历辰皓起身跟着黎沫,两人在水房洗碗筷。

“听说了吗?历营长那媳妇被举报了,政委把人批了一顿!那脸黑的呦。”

“正值比武大赛期间,估计是那个张铁森!”

“我觉得也是,他副营长五年没动过,这历营长年纪轻轻就当上正的,心里不甘心。”

黎沫刚才战胜的心情顿时沉了下来,拿着碗筷出去,正对上两人。 她们瞥了一眼黎沫换了个话题:“我看李干事和历营长最配,两人大学就是一对儿,哪个挨千刀的横插一脚!”

黎沫背后悄咪咪接话:“历辰皓杵着你耳朵跟你说的啊?”

两人被吓了一跳,脸色一变:“你个丫头怎么讲话呢?你刚来的不懂这些,这都是军区大院的事实!”

黎沫继续:“那是历辰皓亲口说的?”

“那还用说!谁看不出来,政委都下令了,一离婚,那李干事肯定是下一个营长夫人。”

黎沫瞥了一眼,朝着里面大喊:“历辰皓走了!”

那两人顿时黑脸,看到历辰皓出来更是吓得直接一句:妈呀!

黎沫问:“你被政委谈话了?因为我?”

历辰皓看了一眼两人:“就是正常询问,没挨批。”

“那就好,别因为我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随后瞥了那两人一眼,走了几步又倒回来:“你跟两位婶子好好谈一谈,这下一个营长夫人我也好奇是谁。”

两个大婶顿时没了气焰:“哎呀,我这后厨的碗还没洗呢!”

“我小孙子还在家里呢,我给他回去做饭!”

黎沫笑着离开,想着政委谈话的事。

她可是全面警员,那些小表情,还有话里真假,清楚得很。 谣言是有一定根据,所以不能说谣言一定是谣言。

军人最讲究的就是作风,人民的标榜力量,怎么能染上坏风气! 黎沫摇着头,原主这点不该。

历辰皓追上来解释:“我和李云彩没什么。”

黎沫点头:“没事,不重要了,反正我们也要离婚,找谁那是你的自由。”

虽说要离婚,但是她还是不愿意他俩在一起。 单纯讨厌那个人,但是她不能说。

历辰皓垂着眼眸走着,听她把离婚说得这么坦然,自己也放心了。

只要她想通就好,离婚不是必然,但是话已出口。

一开始结婚,他是打算就那么好好和她过的。

这年代,婚姻都是这样,组织相亲还有领导安排。

哪有什么感情,尤其是他这种二十六年,一门心思研究军事的,对女的完全不感冒。女的在他眼里,还不如军区那单杠好玩呢。

要不是部队领导,自己现在都是光棍。 不过,结婚了也是光棍。

名义上的结婚,过得还不如单身狗呢。

“你自己回去吧,我军区还有点事。”

黎沫点头:“好。”

历辰皓看着黎沫离去的背影,精干爽快,后背笔直,竟有些陌生了。

今天李云彩那样挑衅,她只一句话笑着回怼。

突然,感觉她不一样了。

黎沫回到家就没闲着,接了满满三大桶水,所有衣服全都泡进去,肥皂碾碎加进去。

屋里全是皂角味,掩盖了那混杂的味道。

翻腾出澡票,黎沫就近去了军区家属澡堂。

因为这身军装,黎沫获得了不少赏识目光。

有人问她她就笑,不否认但是也不承认自己是黎沫。

因为原主的品性还有处世,容易挨白眼。

洗完澡,黎沫将那一头飘逸的长发给剪成了齐肩短发,瞬间英姿飒爽,裹着军大衣绕着军属大院走了一圈,绿色的油皮桶,红色的电话亭,还有一排军用吉普车。 这军区规格很高嘛,一点不亚于后世。 黎沫算着时间,现在是八零年,国家对外有段时间了,现在自由买卖还有言论都开放不少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