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5章 我只是我(1 / 2)

加入书签

至于牛马殷乐尴尬的摸了摸鼻子,不知道要不要和阿嫂讲这么残酷的现实。

算了,还是不说了。

师父说平民百姓活着已经不容易,参透这个王朝的底层运行逻辑对不能改变自身困境的人来说,只会加深他们的痛苦。

“睡吧阿嫂,再不睡明日你可起不来去看我做工的地方了。”殷乐故意说。

殷大嫂忙点头,听小姑说了这些话,她更好奇那文具厂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,不想错过。

于是吹灭蜡烛,姑嫂两挤在一起闭眼睡去。

殷大嫂感觉自己还没睡多久,身旁就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动静。

她向来浅眠,还要操心家中事务,所以外面一有动静都会醒来。

缓缓睁开眼来,发现是昏暗中有人起身穿衣的模糊黑影。

“阿嫂再睡一会儿,等我完成了师父安排的晨练便来叫你。”殷乐小声叮嘱道。

殷大嫂好奇问:“晨练?”

殷乐嗯了一声,小声解释,“师父说夏练三伏,冬练九伏,习武重在坚持,切不可懈怠。”

殷大嫂这才恍惚想起,小姑拜师是来学武艺的。

因为好奇,殷大嫂也起来了,想跟去看看。姑嫂两迅速收拾衣著,天没亮便出了门。

最冷的时节,殷大嫂多加了一件小姑的棉袄,还是被狂吹的山风冻得直打哆嗦。

抬眼一看自家只着两件夹袄的小姑,手提两只三角锥底木桶,踩在湿滑的冻雪地上,健步如飞,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灯笼可以照见的范围里。

哦对了,这灯笼是拿来给她照路的。伸手不见五指的下半夜,她家小姑眼睛像是能看见似的,精准躲过每一颗能够将她绊倒的石头。

“阿嫂慢慢走。”留下这句话,殷乐便朝着村中水井飞奔去了。

她得用手上这两只打水难度更高的新桶,争取在半个时辰内将家中三只大水缸打满。

新木桶是秦瑶找刘木匠特质的,底部用来箍紧木板的竹藤片做得很松,漏水哗啦啦。

要不是秦瑶出面,刘木匠都不敢做这种砸自家招牌的水桶。

很快殷乐便打了两桶水提着,飞一般从刚走到桥上的殷大嫂身前跑过,掀起一阵冷风,凌乱了殷大嫂鬓边碎发。

又是一眨眼的功夫,有风声从山上冲下来,在殷大嫂眼前一闪而过,吓得她惊叫一声,险些以为遇见了鬼。

“阿嫂莫怕,是我!”

远远传来殷乐抱歉的解释,殷大嫂愕然,她文文弱弱的小姑,竟变得这般生猛了?

实在是追不上小姑的踪迹,殷大嫂干脆找了个避风处,提着灯笼默默看着在村井和秦瑶家之间来回奔跑,风一样的女子。

脑袋一会儿往左,一会儿往右,本有些酸涩的脖颈,转了一早上,神奇的缓解了许多。

天边露出微光,殷乐总算挑满家中三只水缸。

李氏和阿旺也都起了,一个准备饭食,一个提溜起被窝里的大郎到后院习武。

家里渐渐有了忙碌的声音,殷大嫂跟着小姑回到院中,正准备问她累不累呢,一转眼,人已经提起沉甸甸的斧头去往柴房。

在阵阵劈柴声中,殷老爷和殷大哥睡饱苏醒。李氏为客人准备了早膳,便退下忙去了。

殷老爷左右看了看,“阿月,不用叫你师公师父他们一起用膳吗?”

只他们一家在用早膳,这不太妥当吧?

殷乐大剌剌坐下,一手拿起花卷大口咀嚼,一手摆了摆,含糊解释道:

“不必管师父他们,我们吃我们的,家里人用膳时辰各不相同,我们先吃。”

见家人都还犹豫着不敢动手,殷乐催促:“快点吃吧,我上工要来不及了。”

早上宋瑜出门时她已经提前做了报备,告知今日要带家人前去厂中观摩一事,宋管事只允了一个时辰,时间紧张着呢。

殷家众人见此,只好忐忑拿起精细的早膳吃起来。

细食就是好吃,除了贵,没有任何缺点,平日家中饮食还算不错的殷老爷父子三人,都没忍住多吃了些。

早膳都能吃上精粮,殷老爷此时已经信了女儿所言大半,她在这里,吃得确实比在家中还要好。

填饱了肚子,殷乐立即带领家人风风火火冲向文具厂。

从村里过去这一路上,全是和殷乐一样脚步匆匆,眼里充满希望的村里人。

大家伙三五成群,说说笑笑往文具厂行去,男男女女都有,仔细一数,女人还比男人更多些。

为何如此,还得从盛国徭役制度说起。

“男丁一年总会排到一两次徭役,一次少则半个月,多则三个月,再算上来回路程耗费,耽搁的时间就更多了,所以村中女人多会顶替家中男人来到文具厂继续上工。”

殷老爷稀奇问:“那男女工月钱是否相等?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